我背電子書網 > 武俠·仙俠 > 古鬿 > 第二十七章
聽書 - 古鬿
00:00 / 00:00

+

-

語速: 慢速 默認 快速
- 6 +
自動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蘿莉音

型男音

溫馨提示:
是否自動播放到下一章節?
立即播放當前章節?
確定
確定
取消
全書進度
(共章)

第二十七章

投推薦票 /    (快捷鍵:←)上一章 / 章節目錄 / 下一章(快捷鍵:→)    / 加入書簽
分享到:
關閉

她就站在高處,燈光映照著臉膚光勝雪,雙目猶似一泓清水,含笑含俏含媚,紅唇微張:“先生!

澤珵就這樣站在涼亭之上望著古鬿,十分確定眼前的人是誰,氣質與神情跟凌妙完全不一樣,她就是那個趴在綠玉石上看話本子,歷劫禮差點死去的女子,她的笑縈繞在他的心頭,久久無法抹去。

“我是古鬿!

澤珵嘴角笑開了,回道:“我知道!

他閃身到古鬿身旁,古鬿走到秋千旁逗著百靈鳥,百靈鳥上躥下跳很是歡愉,嘰嘰喳喳的叫著很是悅耳。

“身體恢復得怎么樣?”被天雷霹了,又受了佛鏡之傷,還被困在離魂燈里數日,得虧是遠古神之身,才能活下來。

古鬿搖搖頭:“沒什么事了!

澤珵面露擔心直接問道:“你有心魔?”

古鬿沒想到澤珵會問這個問題,眼神回避,轉移話題道:“我是該繼續叫你先生呢?還是叫你澤珵太子?”

他曾經親口告訴過凌妙他的身份,凡人凌妙不知道這身份代表著什么,但從小翻閱過無數遠古書籍的古鬿知道,遠古澤珵太子,神帝唯一的兒子,若遠古沒有覆滅,他便是萬物的君主。

澤珵也沒有拆穿她轉移話題,嘴角一彎回道:“你可以叫我澤珵!

“可他們好像都不知道你的身份,我這樣叫不好吧!惫鹏o也三分調侃道,她從紅十口中得知,別人都只叫他澤仙君,并不知道他的全名。

“那不如叫表哥?”古鬿擁有凌妙的所有回憶,當然記得凌妙讓他假扮表哥的事情,兩人對視了兩秒,突然一起笑出了聲。

“阿古你們在笑什么?”兩人聊得太投入,竟沒有發現紅十走到了樓下仰著個頭詢問。

兩人收起了笑容,古鬿走到圍欄邊看著下面的紅十:“回來啦,快上來!

紅十屁顛屁顛的跑上樓,看見澤珵叫了聲:“澤先生!敝蟛抛呱先ダ鹏o的手道:“尸體在中京城里的烈陵,我聽人講那里是用來專門埋葬有軍功的將領的!

澤珵一聽就知道他們在說凌嘯的尸體,皺了皺眉頭問道:“你想做什么?”

古鬿抬頭看向澤珵,一臉俏皮道:“偷尸體,先生可愿同行?”

“你可知你現在已經不是凌妙了!币痪呤w并不能干什么,他怕的是古鬿去找人界皇帝泄憤,他想讓古鬿明白,凌妙只是凌妙,短短的十六年對古鬿來說并不算什么。

古鬿收回了俏皮的表情,眼神暗了暗道:“我知道,我比誰都更清楚!

古鬿推開面前的紅十示意澤珵跟著她往二樓去,一直走到刻著“嘯”字門前,古鬿一把推開,只見房間里陳列整齊,正面墻上掛著之前那把凌嘯最喜歡的弓。

“你看見了吧,這里的每一樣東西都是他心愛之物,大到房間格局,小到床鋪被褥,他是真的有想過辭官歸隱的!惫鹏o指著房間里的東西對澤珵說道。

“我沒有其他意思,只是怕你入戲太深,你看過那么多話本子,應當比我更知曉人界規則!敝烙行┦虑槭歉淖儾涣说,就不要做徒勞的事情。

古鬿聽出澤珵的意思了,澤珵是以為她想回去報仇,嘴角牽起一絲嘲諷的笑:“先生以為我想做什么?我只是覺得,比起那個烈陵,他更喜歡這兒,這是我唯一能為凌妙做的事了!

澤珵這才舒展了皺起的眉頭,古鬿有心魔,他只是不想讓她做錯事,心魔一日不除,她便時刻有走火入魔的風險。

“凌妙既是你,我陪你去,也算了了你對凌家最后的念想!睗色灲┯驳拈_口,其實凌嘯的死也給他造成了很大的影響,與其說了結古鬿最后的念想,不如說是了結他自己的。

古鬿一邊把門關上一邊說道:“剛剛先生還說我不是凌妙,如今又是了?”

她像是看出了澤珵在想什么,一臉明白的表情:“真不知道是我走不出來還是先生走不出來!

“什么?”雖說對凌嘯有些愧疚,也對凌妙甚是憐憫,但走不出來倒不至于,澤珵斜眼看了眼古鬿,內心想:她是否對他有什么誤會。

古鬿淡淡笑了笑:“沒什么!

澤珵還想說什么,古鬿打斷道:“先生是從躍馬城回來的嗎?可有看到阿牛?”她剛醒來就來這了,阿牛的房間都蒙灰了,應該是那日看了信離開的。

澤珵搖了搖頭:“有人說他們去崇國求醫了!

古鬿沒再多問,也不會去插手,司命說過,擅自干擾凡人命運是會造成嚴重后果的,她看了眼澤珵,心想自己就是個例子;阿牛選擇了一條最艱難的路,不管結果如何,都是他自己的抉擇。

兩人走著走著畫面突然一變就到了中京城烈陵外,四周站著許多守陵士兵,但都看不見古鬿和澤珵,古鬿徑直往里走,烈陵里很大,但一眼就看到了凌嘯的墳墓,一塊巨大的石碑立在那里,石碑上面還蓋著紅布,那是中京城至高的榮耀,將士死后由皇帝親手蓋上紅布,代表死后依然榮耀。

古鬿站定在墓碑面前,看著紅布只覺得分外刺眼,簡直諷刺至極,自己把人逼死,死后還虛偽至此,古鬿憤怒不已,眼前的紅布瞬間化成碎片。

澤珵上前破開了墳墓,棺材打開的一瞬間,一股惡臭撲面而來,大概半月的時間而已,凌嘯的尸體已經腐爛得沒有人樣了,澤珵在古鬿即將看到的時候關上了棺木。

但其實古鬿已經看見了,凡人尸身本就脆弱,她早就料到了,揮手收走了棺材,又把墳墓恢復成原樣之后兩人便回到了女少湖。

古鬿把凌嘯的棺材投入了女少湖,跟凌妙同葬,昔日的兄妹變成兩具冷冰冰的尸體,涼風吹起古鬿的白袍,發絲飄飄,有幾根吹到一旁的澤珵身上。

兩人就這樣看著湖面,遠處紅十收拾房間敲敲打打的聲音成為背景,此時有聲勝無聲。

“先生!惫鹏o打破沉默。

“嗯!

古鬿遙望著月亮:“你說父君出關了沒啊!睉撌菦]有的,不然早就找過來了。

澤珵轉頭看向古鬿,眼前的女子不過三千多歲,雖然按六界的算法相當于上神的三萬歲,但在他眼里,不過是個小女孩,小女孩離家出走受傷了,自然第一時間會想家人的。

“先生可想自己的父君?”古鬿陷入思念中,一時忘了澤珵的身份,問出來才發現不妥,“抱歉,我無意提起...”

“無礙!睗色灪喍痰幕亓藘蓚字,說不想是假的,但已過了這么久的時間,思念之情早已深埋心底,輕易表露不出了。

“你既然有心不想讓他們發現尸體被盜,又何必碎了那紅布!睗色炘趩柟鹏o恢復墳墓的事。

她確實不想讓人知道尸體被盜,避免引人過多猜疑,但毀掉紅布的舉動,古鬿眨了眨眼道:“沒忍住!

澤珵哈哈笑了兩聲:“確實像你的脾性!

古鬿略帶疑惑歪著腦袋看向澤珵:“你知道我什么脾性?”

遠處紅十的大嗓門沖破了背景墻傳了過來:“阿古!澤先生!房間收拾好了!回來睡覺!”

紅十大概是在蘊靈山待久了,竟然習慣起了日升起日落息,古鬿無奈的搖了搖頭,兩人一起到了竹屋,澤珵一直住在一樓的客房,紅十是個在哪都能睡著的,但她想離古鬿近些,所以劈了塊石榻放在了三樓房間。

三樓的房間古鬿一直沒有勇氣推開,最終還是紅十替她打開了,紅十其他的法力低微,但打掃術倒是學得很精,房間不僅干凈整潔,還帶著淡淡的清香,是古鬿常用的花香,紅十很細心。

房里的用具果然全是凌妙喜歡的,那琉璃梳妝臺也在,上面擺著紅十從六重天帶下來的一些古鬿常用的首飾。

古鬿躺在床上無心入眠,紅十正在繼續收拾著從六重天帶下來的大包袱,一邊整理古鬿的衣衫一邊問道:“阿古,我們以后是要在這里長住了嗎?還會回蘊靈山嗎?”

紅十很喜歡在蘊靈山,蘊靈山的弟子對人都很好,不像天宮里表面上都對你很好,背地里又是另外一幅面孔。

“阿古你是不知道,那涵筠的廚藝可謂一絕,做出來的菜每次大家都是搶著吃!奔t十繼續說。

古鬿一直沒回紅十也不生氣,一直念叨沒停,而古鬿此時正望著天花板想著事情,她在想是先去天宮找司命還是去鬼界看看。

“其實住在這里也沒什么不好,這里這么美,除了沒什么人以外都是極好的!

“阿古,你知道嗎?你失蹤這段時間以來我擔心壞了,要是你死了,我肯定也不會自己活著的!

“我覺得這里比六重天好玩多了,要是我們有時間一定要到處去看看,比看那些個無聊的話本強多了!

紅十一直不停的說著話。

古鬿從床上坐起來,看著手里一直忙碌的紅十道:“小紅十,我們明天去天宮怎么樣?”

紅十的手短暫的頓了頓,眼里閃過一絲慌亂的神情,但只是片刻就恢復過來。

“去天宮?”紅十試探的問道,她知道古鬿醒來的第一件事情肯定是找司命,還有那小矮子。

“對啊,我還沒見過天宮長什么樣子,聽說那蓮池極漂亮,還有司命經常參加的百花宴,還有...”

“殿下!奔t十表情有些嚴肅,她不常這樣喚古鬿。

被打斷的古鬿望著紅十問道:“怎么了?”

紅十嘆了嘆氣,古鬿遲早會知道的,還不如她早點說出來,紅十放下手中的衣服,走到古鬿面前看著她道:“司命她,在天牢里!

“你說什么?”古鬿騰地從床上站起來。

紅十拉著古鬿:“你先聽我說!

“我跟澤先生之前為了找你去天宮住過一段時間,我當時去司命宮里沒有找到司命,后來才聽說她被天帝關在了天牢!

古鬿重新坐回床上聽紅十說:“司命宮里的文寶羅告訴我,司命是因為五百年前上六重天被佛鏡給傷了,驚動了天兵,被真云神君給抓了!

古鬿不可思議的看著紅十,她寧愿司命是有了新歡才不上六重天的,按道理來說不應該啊,司命是個至純之人,之前能上六重天,為何會突然被佛鏡所傷。

佛鏡的傷她知道,若不是澤珵給她治療,沒有個千年是好不了的,司命被傷了還被關進了天牢,不知道變成什么樣了,她得趕緊上去救她。

紅十知道以古鬿的性子是肯定會沖上去救人的,于是又說道:“如今天界與魔界正在大戰,我們這時候上去...”后面的話紅十沒再說,她害怕古鬿會覺得她太過自私。

古鬿在身為凌妙的時候就覺得人界越來越不太平,原來是因為正在大戰,她一直若有所思,又重新躺回床上,紅十繼續回去整理衣服,住在一樓的澤珵也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,她們的談話他聽得一清二楚,原來古鬿跟這個司命是認識的。

古鬿一晚上沒睡,一直在想事情,天剛微微亮她就下了樓,石桌上擺著幾盤素菜,澤珵從廚房出來,手里拿著一鍋白米粥。

“第一次下廚,過來嘗嘗?”澤珵朝碗里盛了半碗粥。

古鬿嘴角牽起一絲若有似無的笑意,走過去拿起筷子挑起一根青菜嘗了起來:“先生還以為我是凡人嗎?我雖只修習了三百年法術,但辟谷還是會的!庇心膫神仙是大早上還要起來吃早飯的。

澤珵一直望著古鬿直到她把青菜吞了下去,看古鬿的表情沒什么變化,想來是可以吃的,他這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。

古鬿看到澤珵的反應想笑,青菜確實不難吃,只是稍微有一點咸,但無傷大雅。

“不錯,比阿牛的黑白菜強多了!惫鹏o又喝了一口粥。

澤珵也跟著盛了一碗粥吃了起來,一邊吃一邊調侃古鬿:“難道不是因為你燒火太猛?”

古鬿嗆了一鼻子,嗔怒道:“是凌妙燒火猛,可不是我!

微信掃一掃,好貨要分享
投推薦票 /    (快捷鍵:←)上一章 / 章節目錄 / 下一章(快捷鍵:→)    / 加入書簽
章節有誤,我要:報錯
play
next
close
X
Top
财神捕鱼技巧打法视频教程 创业板开通条件10万 天津快乐十分实时开奖 pk10赛车计划 极速时时彩能做鬼吗 新疆11选5 任选5中3号 淘股吧股票论坛电脑版类似淘股吧的其他论坛股票高手论坛 天津时时彩全国开奖 佳永配资-配资平台那个好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微信骰子有趣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