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背電子書網 > 武俠·仙俠 > 孤影驚鴻 > 第二十二章 如愿以償
聽書 - 孤影驚鴻
00:00 / 00:00

+

-

語速: 慢速 默認 快速
- 6 +
自動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蘿莉音

型男音

溫馨提示:
是否自動播放到下一章節?
立即播放當前章節?
確定
確定
取消
全書進度
(共章)

第二十二章 如愿以償

投推薦票 /    (快捷鍵:←)上一章 / 章節目錄 / 下一章(快捷鍵:→)    / 加入書簽
分享到:
關閉

“老大,你這是怎么了究竟是誰害的你?你怎么變得這么小了?你那威武不凡的身軀呢?”六月趴在蘇衍胸口上嚎啕大哭。

“咳咳!咳!快滾下去!”還在夢中的蘇衍被突如其來落在胸口上的物體壓得有些喘不過氣來。

六月見他醒來,用他毛茸茸的腦袋蹭著蘇衍的臉頰,開心的道“老大,你終于醒了!”

他嫌棄的伸手將它從自己的身體上扯了下來,“你就不能安靜會?老子還沒死呢,嚎什么喪?”

咦,他的手怎么變小了,他的聲音.....

他迅速的從床上爬了起來,跑到水鏡前,驚訝的望著鏡中的自己,小小的人兒,粉妝玉砌,一雙像葡萄般的眼睛泛著興奮的光芒。

“哈哈哈,哈哈哈!”一聲狂笑從他稚嫩的嗓子中傳了出來,這簡直是因禍得福呀。

被雷劈一頓,竟然能如愿以償,值得呀,就他這人畜無害的小模樣,簡直是吃豆腐的最佳利器。

當然只吃媳婦的豆腐。

六月無語的望著瘋魔的蘇衍,內心一陣腹誹,他巴不得快點長大,去和他后宮那些小母貓風花雪月,他老大倒是好,直接想變小,什么狗邏輯!

等興奮過后,理智漸漸回歸,他不會被雷劈得長不大了吧?他急忙用靈力探查了自己的身體。

骨頭已經接近玉化,他體內生機勃勃,并未有任何的異樣?赡苁撬_始修仙的緣故吧,按照仙人的年紀算,他的年齡和小孩子沒有任何區別。

就羽憐那婆娘是年紀最小的,都活了一百多年,依舊青春貌美,他應該,也是這個理。

覺得自己猜的也不錯,到底是會長大的,心里更是沒有任何負擔。他將自己的衣衫整理的整整齊齊,臉上掛上了甜甜的笑,心情美美的出了門。

玉玲瓏今日也是偷得浮生半日閑,在湖心亭難得有心情品茶,羽憐在一旁著一襲白衣,頭上的步搖在風中搖曳,修長白嫩的手指優雅的撫琴。

琴音混著茶香,在空氣中飄散,遠遠望去,神仙眷侶,讓人好生羨慕。

蘇衍遠遠的望著眼前發生的這一幕,心如同打翻了一缸陳年老醋一般,從心里酸到了鼻子處。

雖然知道媳婦和羽憐這個婆娘是不可能,可看到了眼前這琴瑟和鳴的一幕,心中還是很難受。

玉玲瓏就在東臨國時,他就打上了自己女人的這個標簽,現在是各路妖魔鬼怪都在肖想他媳婦,他要是能淡定才怪呢!

而且他被雷劈和那個臭婆娘有直接關系,在加上之前的讓他吃癟的種種,這梁子是越結越深。

雖說被雷劈的那天到底是她救的,想讓他干什么都行,就是媳婦不行!

他調整好自己的心態,臉上掛上了一副懵懂無知的模樣,興奮的往玉玲瓏跟前跑去。

“媳婦.......”

玉玲瓏寧靜的心湖

忽然被蘇衍這顆石頭打破,泛起了漣漪,她對他,心里很是復雜,按理說,本該兩個沒有任何交集的人,如今卻是糾纏在了一起。

她百萬年不變的心緒也是起了變化。但是心里,似乎也沒有之前那么排斥了。

羽憐厭惡的望著跑過來的人,眸中的火氣有種將蘇衍燒死的感覺,今日難得師父有此雅興,她曾在夢里無數次的幻想過今日的情形。

期盼了多久,才有了今日!狗男人什么時候醒來不好,偏偏要在這個時候醒來!

心情不好,自然也不能讓這狗男人好過,于是她站起來,直接擋在蘇衍跟前,微笑的道“阿衍,如今你大病初愈,可得好好養著,不能這般亂跑!”

她雖在微笑,笑意卻不達眼底,她背對著玉玲瓏,這不達眼底的笑意也只有蘇衍看得一清二楚。

“姐姐,聽六月說,是你救了阿衍,阿衍是來道謝的!

呵呵,狗男人,違心的話也就你的臭嘴里說得出來,道謝?是你這樣道謝的嗎?還在裝失憶,裝弱智,活該你這輩子永遠是這副模樣,看你怎么敢搶師父!

“沒關心,阿衍這么可愛,姐姐怎么會不救呢,只是阿衍,姐姐這里有一事不知道怎么告訴你!”羽憐看似溫溫柔柔的話語,眼睛里卻不知藏了多少根針。

蘇衍也并沒有多想,這段時間以來,他什么事情沒經歷過,命都能搭進去幾次,還怕你幾句話?

“姐姐,是什么好玩的事情嗎?”

羽憐嘴角揚起幸災樂禍的笑意,語氣卻充滿了憐惜“想來阿衍是不知道那日是我飛升上仙的雷劫吧!”

“哇,原來姐姐這么厲害,都飛升上仙了!真替姐姐開心!”

“謝謝阿衍,可姐姐更擔心你,那日你今日突然闖入,害你遭雷劈,可后姐姐雖然全力保護你,性命倒是無憂,你也因禍得福,成了半仙之體,以后若是突破上仙壁障,雷劫自然是不用在渡了,所說這是你的福氣,但你從此之后,也只能以你現在的樣子出現在眾人面前了!”

什么?以后,乃至他活多久,就是這副模樣?這怎么可能呢?他不信,肯定是這惡毒的婆娘在惡心他。

果然這女人對他從來不會放過任何一個能打擊到他的事情,懶得理她,哼!還是去找媳婦,在這里浪費和媳婦在一起的時間,多不劃算。

繞過擋在眼前的羽憐,快速的跑到玉玲瓏身邊,撲進她的懷里。小小的,軟軟糯糯的他,讓玉玲瓏的心變得柔然起來。

蘇衍見自家媳婦并沒有將他趕下來的意思,更是得寸進尺的湊近她的臉頰處,吧唧就是一口親了上去。

速度快的根本不允許任何人去阻止,他親完后,輕蔑的望了一眼羽憐,仿佛在說,媳婦是我的,誰也不能肖想!

玉玲瓏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給驚呆了,她伸手摸著自己的臉頰,剛才,好像,被親了?除了上次酒醉后的一夜荒唐,好像從未有過任何一個男人這么靠近自己,有些奇妙,又有些....

“你!”羽憐是真的被氣到了,一個大男人去親師父這個男人,這簡直是在褻瀆師父的神格!不可饒恕。

雖然蘇衍這個狗男人現在,未來一直都是小孩子模樣,可是他曾經也是個長大的男人,這要是傳出去,師父的名聲還要不要了?

“狗東西,滾下來!”憤怒占據了她的心,連裝都不愿意裝了,直接憤怒的罵起來了。

“姐姐,小仙女是不會罵人的哦!”

狗,是真的狗,好好的人不做,非要做條狗,羽憐那叫一個氣,可能真的是被氣糊涂了,直接走到玉玲瓏跟前,粉嫩的嘴唇貼到玉玲瓏的左側臉頰。

冰涼之意順著她的嘴唇,傳入她的心里,臉上泛起了紅暈,害羞的別過臉去。

此時的玉玲瓏,臉上雖然平靜至極,心里是極其矛盾,他應該是想多了,羽憐倒是不過才一百歲,是個沒長大的孩子,應該.....可是從她的心里覺得,將這里所有人都當小輩,身為長輩,對小輩的只有疼愛之心也是理所應當的。

她如此這般想著,便原諒了她的不當行為。

玉玲瓏對感情遲鈍,她能想的通,絲毫不會因為自己的徒弟是女的便覺得徒弟感情除了問題。

可蘇衍不這么認為,凡人的壽命是有限的,對男女之事十五六歲便已經開竅。真真,分不清是她,錯付感情的也是她。

事情到了這個地步,也是愈發的嚴重,平常爭風吃醋倒還好,并沒有做出出格的事情,可今日......

他到底要不要告訴她,又怎么告訴她呢,就這樣貿然說,她肯定不信,定會認為他為了勸他放棄才做出的卑鄙之事。

看來,也只能另想辦法了!

還真是頭疼,為了不在刺激她干出更出格的事情,他從玉玲瓏的懷里爬出來,抓著羽憐的袖子。

“姐姐,阿衍想去玩!”

羽憐此刻也是很尷尬,她也不知道怎么了,就鬼使神差的親了,她此刻更不知道如何是好。恨不得腳底下有個洞鉆進去。

蘇衍一說出去,馬上答應了,快速的站了起來,腳下如同帶踩了風一般,跑得極快。

兩人出來后,直到離玉玲瓏很遠的時候,蘇衍停下步伐,

一雙黑眸同深淵,緊緊的盯著羽憐,“你若是對你師父好,就收起那那多余的心思!”

“你是誰?憑什么,你配嗎?”羽憐自然不會理會蘇衍,從一開始,她對他充滿了最大的敵意。

蘇衍自然是有自知之明的,所以他很努力的學習煉丹之術,就是希望有一天,他能有資格站在她的身后。

他從不認為強大是天生的,只有努力,才能變得強大!

“因為我是男人,符合這道德禮法,也因為我們之間并未是師徒之名!”當然,東臨國的師徒之名不過是個幌子,也就只有他與父皇清楚而已。

“你是男人?你才是最不符合的那個!更何況你永遠都不會長大了!”羽憐怒道。

永遠不會長大?什么意思?

“天劫過后,會有神輝灑落,神輝是可以使得蒼老的容顏變年輕,只要你想恢復到幾歲模樣,它都可以,但神輝永遠只有一次!

如果按照這樣說,應該是了,他當時心里還比較遺憾的是沒有找到變小的丹藥,他想的最多的事,便是變小之后爬媳婦的床!

“如果說我是天理難容,你身為一個男人,卻永遠長不大,你這樣就配了?”

微信掃一掃,好貨要分享
投推薦票 /    (快捷鍵:←)上一章 / 章節目錄 / 下一章(快捷鍵:→)    / 加入書簽
章節有誤,我要:報錯
play
next
close
X
Top
财神捕鱼技巧打法视频教程 山西时时彩11选五走势图 在线炒股配资相信领航配资地址 内蒙古快3三同号遗漏 上海十一选五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云南快乐十分任五遗漏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 北京pk10最稳定玩法 股票涨跌幅什么意思 118博彩网_行业最权威的博彩资讯网 2019上证指数查询